半游牧的库曼人至今影响着东欧

你怎么看库曼人的经历和他们的影响?库曼人:影响力保持至今的东欧半游牧集团中世纪时代,库曼人的势力迅速蹿起。相比先前的佩切涅格人,他们有着更强大的综合实力和更广泛影响。这些人凭借强大的军事力量和鲜明的文化,即使转向定居也能将自己的特色保持到近现代。起源与扩张库曼人:影响力保持至今的东欧半游牧集团最初的库曼人 发源于西伯利亚南部库曼人的确切起源,从古至今就有巨大的争议。与之发生接触的波斯、中原、亚美尼亚、突厥和拜占庭等不同势力,都给出过不同的起源记载。范围从南西伯利亚到黄河大拐弯之间都有分布。但最有可能的起始点,是位于南西伯利亚的伊西姆河流域。根据周边民族的记忆,早期的库曼人是金发蓝眼、皮肤白皙,以长相俊美而著称。在传统的库曼社会,用牛群象征财富而马匹代表文化图腾。为了便于迁徙,他们会打造只用1匹马牵引的小车,带上全部家当游牧。他们会在夏季到北方或高海拔地区放牧,等到冬季再会回到南方或者山谷过定居生活。这种自然形成的半农半牧生活,创造了诸如农夫、木工、铁匠、武器工匠和制革人等职业。库曼人:影响力保持至今的东欧半游牧集团库曼特色的小型马车如此全面的技能树,有助于适应各种环境和减少经济不稳定因素。反映在饮食上,就是除奶制品和肉制品外,还有小米粥与面包等常见主食。表现在文化上,就是属于突厥语族的库曼人,会随着所在地变迁而接受当地宗教。他们对于基督教、犹太教和伊斯兰教都非常宽容,让自己能够迅速适应不同的文化氛围。公元11世纪,库曼人进行了第一次大规模迁徙。他们从南西伯利亚地区进入俄罗斯南部草原,并开始与周边势力发生密切接触。其中就包括匈牙利、罗斯诸公国、拜占庭帝国和塞尔维亚等不同国度。他们击败原先的佩切涅格人,并迫使后者踏上前往匈牙利的道路。库曼人:影响力保持至今的东欧半游牧集团库曼人通过一系列扩张影响范围极广经过了漫长的迁徙,库曼联盟的地盘也大为增涨。其势力西起多瑙河流域,东到哈萨克斯坦境内的达罗斯,几乎占据了整个内亚草原。由于没有统一的联盟君主,就只是按照血缘关系和文化认同来进行协调。由于所在花剌字模、波斯、克里米亚、高加索地区、和罗斯等贸易中转站之间,库曼语也一度成为了当时的国际通用语言。在局势混乱的中世纪时代,跨越国家分布且具备武装能力的库曼人,就是草原商路的日常守护者。在1055年前后,库曼人开始同北方的罗斯诸国开战。此后的175年时间里,他们彼此都征战不休。虽然罗斯人有更出色的步兵和守城能力,但库曼骑兵远比对手更为成熟。长期冲突消耗了罗斯诸公国和库曼部落联盟的实力。最后的结果便是两败俱伤,让他们失去了继续面对强敌威胁的能力。后来的蒙古西征成功,就有这些长期火拼的因素存在。库曼人:影响力保持至今的东欧半游牧集团北方的罗斯 是库曼前期的最大对手也是在11世纪末期,库曼人作为佣兵参与了曼奇刻尔特之战。但他们的佣兵习惯,让自己很容易在没有领取到军饷时叛变投敌。1089年,库曼人首次侵犯匈牙利被击败,让部分俘虏被国王收编进卫队。两年后,库曼人在百废待兴的拜占庭帝国的招引下,参与了里沃尼昂战役。他们与帝国的军队缜密合作,将曾经的对手佩切涅格人赶尽杀绝。后来的第一次和第二次十字军东征,也让库曼骑兵受到帝国雇佣。但他们的任务却是被派去尾随和袭击十字军,防止他们在拜占庭地界内安然无恙。库曼人:影响力保持至今的东欧半游牧集团库曼人很早就加入了匈牙利军事系统蒙古入侵库曼人:影响力保持至今的东欧半游牧集团蒙古入侵给库曼人以很大冲击然而,生机勃勃的库曼-钦察部落联盟,却因为蒙古西征而遭到喀拉喀河战役的惨败。由于库曼人的游牧属性,让自己避免了全军覆没的厄运。但蒙古大军的威胁,也迫使自己必须另谋出路。等到蒙古大军暂时后撤,部分库曼部落就开始了新一轮迁徙,迁徙到南方的瓦拉几亚地区避难。1239-40年之间,第二次蒙古西征又让库曼人在瓦拉几亚的小国崩溃。流亡者又进行了大流散,分头前往周边政权的境内躲避。但是无论是在匈牙利、塞尔维亚和拜占庭,还是拉丁帝国、保加利亚与格鲁吉亚,他们都因为军事技能而成为了特殊阶层和精英分子。库曼人:影响力保持至今的东欧半游牧集团瓦拉几亚是库曼人通向新家园的必经之路相比早期的佩切涅格人,库曼势力有着更为优良的铁片鳞甲。他们的战士也会在羊毛外套内穿着精良链甲,戴着内嵌铁片的皮毛头盔。精锐的贵族部队,则配有铁面具、链甲面帘、尖顶头盔、和额外的护腿。胯下的坐骑也能披挂马铠。按照西欧观察者的记载,每个库曼贵族可以携带10匹战马上阵,以便保证坐骑的充沛体力。追随他们的瓦拉几亚人、斯拉夫人和罗斯人,则能提供各种风格的步兵。所以他们具有比较齐全的兵种树,可以适应多种多样的战斗需要。部落中的成年女性,在必要的时刻也会上阵杀敌。1227年,为了安置大批西逃的难民,匈牙利国王安德鲁二世在边境上设置了库曼主教区,归化那些前来投奔的牧民。十多年后,由于蒙古人的持续压迫,更多库曼人前往匈牙利和保加利亚寻求庇护。在首领忽滩汗的带领下,加入逃难的人群多达7个部落,总计约5-7万人。他们按照匈牙利人的要求皈依了基督教,被收编为拱卫王室的辅助军。虽然拔都给贝拉国王送信,要求他停止收容更多难民,但其目的是为了分化匈牙利土著和库曼势力。库曼人:影响力保持至今的东欧半游牧集团匈牙利国王身边的马扎尔与库曼侍卫当时的匈牙利人,还以东西方混合风格的军队闻名。由马扎儿人带来的草原骑射传统还没完全消失,但部分贵族在法兰西封建文化的影响下,已经逐渐走向西欧化。他们的突然出现,也让匈牙利等地的贵族大为恐慌。对于重视维护自己权利的封建贵族而言,国王的部队扩张足以引发自己警惕。因为在过去的20多里,库曼人一直在骚扰匈牙利边境。很多人只是在形式上皈依了基督教,私下却是不折不扣的秘密穆斯林。所以匈牙利的男爵们都拒绝执行国王的安置决定,继续采取敌视库曼人的政策。为了缓和矛盾,贝拉四世将忽滩汗和他的家属安置在都城布达,处于自己的保护和监视之下。但是随着喀尔巴阡山前线的战局不利和南边奥地利人的趁火打劫,让本国男爵也加重了对库曼部落的怀疑,担心他们会和蒙古人相互勾结。最终,这些人冲进忽滩汗的住所,杀死了可汗和他的家人。一直努力对抗蒙古的库曼人大为失望,开始在匈牙利境内烧杀抢掠,几乎是在蒙古入侵前就预演了一次焦土政策。最后杀出一条血路,前往东南面的保加利亚谋求生路。受到削弱的贝拉四世,也只能带着自己的残军在赛约河奋被蒙古人击败。库曼人:影响力保持至今的东欧半游牧集团库曼人的反叛让半个匈牙利遭到破坏库曼人离开匈牙利后,保加利亚沙皇也准备对他们加以收编。由于他们自己就是南迁的保加尔牧民后裔,所以对北来的游牧同胞比较欢迎。在南迁库曼人的协助下,不堪拜占庭重税压迫的保加利亚人,就在1185年以起义恢复了独立地位。1205年,随着君士坦丁堡的沦后,保加利亚人又联合14000名库曼骑兵对抗拉丁帝国。在后来的阿得里亚堡战役中,库曼骑兵以侧翼合围的方式,配合保加利亚重装部队击败十字军,生擒了拉丁皇帝鲍德温。但在1237-40年前后,库曼牧民的数目已远远超过保加利亚沙皇的期待。后者只好选择为他们让道,劝部落民尽快离开本土。随着祸水南引,库曼骑兵开始席卷巴尔干半岛北部,保加利亚人则趁机趁着希腊人和库曼人忙于厮杀之际,跟在后面从中渔利。当时的希腊人普遍哀叹:遭库曼人蹂躏的地区,是斯基泰人经过后的沙漠。库曼人:影响力保持至今的东欧半游牧集团库曼部落是所有势力都要争取的即战力也有库曼人加入拉丁帝国阵营。1240年左右,在名叫乔纳斯和撒罗尼乌斯的首领的带领下,他们进入君士坦丁堡,成为了皇帝鲍德温二世的封臣。撒罗尼乌斯的2个女儿也分别嫁给了帝国的重臣鲍德温和威廉。在他死后,库曼人依旧在君士坦丁堡进行了斯基泰式的人殉和马殉,给边上的希腊人留下深刻印象。在对岸的尼西亚帝国,拜占庭流亡者同样以优厚的条件,将库曼人安置在对抗拉丁人的前线。这些人在战场上作为侧翼包抄力量,数次击败了敌对的希腊地方势力和十字军小国。也在指挥不当的时候,遭到敌方阵营中的库曼亲戚虐杀。在君士坦丁堡光复后,随着拉丁兵源的短缺,库曼和其他突厥人的作用更加明显。一些库曼人构成了帝国的边防军和皇帝禁卫军,指挥官也成为皇帝的乘龙快婿。库曼人:影响力保持至今的东欧半游牧集团部分库曼人也成为拉丁帝国的封建领主此外,还有一些库曼人去了格鲁吉亚,成功地帮助当地人对抗突厥袭扰。这些人在格鲁吉亚也成为了不折不扣的军事中坚。与此同时,留在东欧故地的库曼人和保加尔人一起,与金帐汗国的蒙古人混血。这些人的后裔,构成了后来的鞑靼人前身。作为统治者的蒙古贵族,在他们的影响下也迅速完成了突厥化。同时受到波及的,还有周边的斯拉夫贵族。当然,也有库曼人通过间接地形式站在蒙古扩张的对立面上。不少人在东欧老家沦陷后,通过奴隶贸易被贩运到了南方的埃及地区,成为了马穆鲁克部队的兵源。他们通过严格的训练,并拥有比蒙古人更加高大的战马和防御更加完善的盔甲。20年后,正是有他们参与的艾鲁贾战役,终结了蒙古黄金时代的扩张浪潮。库曼人:影响力保持至今的东欧半游牧集团库曼贵族穿戴的多层护甲持续影响库曼人:影响力保持至今的东欧半游牧集团库曼人在匈牙利扮演了重要地位不过,后世库曼人的最大根据地,还是在他们大量迁入的匈牙利地区。鉴于蒙古入侵的巨大破坏,他们得以在匈牙利国王的邀请下返回多瑙河与蒂萨河之间的平原定居。作为防御蒙古人的第一道屏障,这些区域又被分为大库曼尼亚和小库曼尼亚。之后的几个世纪里,库曼人得到了各种军事、赋税和法律上特权。他们以皇家轻骑兵部队为国王攘外安内,部分基督教化的库曼女子也嫁入豪门。13世纪中期,库曼的贵族女子伊丽莎白就嫁给了国王斯蒂芬五世。随着伊丽莎白成为皇后,斯蒂芬也自动获得了库曼尼亚-多米尼库斯的称号,变成了匈牙利境内库曼最高领袖。库曼人:影响力保持至今的东欧半游牧集团欢迎库曼人重返境内的匈牙利国王库曼人:影响力保持至今的东欧半游牧集团匈牙利境内的库曼尼亚-多米尼库斯纹章库曼人:影响力保持至今的东欧半游牧集团库曼首领身份 也是匈牙利君主的必备头衔库曼尼亚-多米尼库斯这个头衔,也成为仅次于国王的最高贵族头衔。伊丽莎白的儿子拉迪斯劳斯四世,甚至因为具有一半的库曼血统而喜欢库曼文化,直接被人称为库曼人。在库曼的定居点里,他们享有充分的自治权利。拥有自己的法官、神父和治安官,不用受匈牙利法律的制约的特权,并保留了部分古老的异教文化传统。在转向定居的历程中,库曼后裔开始逐渐失去了作为世袭军事阶层的地位。他们的牧场也逐渐被定居的马扎尔人所填充,自己纷纷放弃了异教信仰。但却依旧保持着自己的军事技能和精良的马术,并以纳税和提供骑兵部队的方式维持自治权利。库曼人:影响力保持至今的东欧半游牧集团奥斯曼帝国的入侵 让很多库曼定居点遭破坏直到近代早期的16世纪,库曼人依旧保持着相当明显的种族特征。比如穿着土耳其短袍、蓄着突厥式的发辫和小帽,女子带着类似于中世纪库曼祖先的头巾。经济结构中畜牧业成分占比很高,在家中保留着马头骨做的装饰。多数人依旧将牛群视为最重要的财富象征,这都是游牧遗风的体现。但在之后的奥斯曼帝国入侵中,60%的库曼定居点遭到破坏。使许多人加速逃亡到中欧,最终融合进其他民族。留在库曼尼亚故地的居民,从18世纪中期开始变成了自由农民和庄园主。但是他们的库曼语民谣和祈祷词,被一直沿用到19世纪。独特的语言风俗,最终在民族主义复兴大潮中成为认同基石。库曼人:影响力保持至今的东欧半游牧集团当代的匈牙利库曼人后裔库曼人:影响力保持至今的东欧半游牧集团在匈牙利举办的世界匈人大会在今天的库曼尼亚,还有每2年都会举办的世界匈人大会。在这片库曼文化的自留地内,会聚集起世界各地的匈人后裔。他们选择在这片内亚草原的西端进行聚会,重温先祖的文化和传统。点推荐阅读库曼人:影响力保持至今的东欧半游牧集团游牧鼻祖:斯基泰人的千年历程简史库曼人:影响力保持至今的东欧半游牧集团萨尔玛提亚:欧亚草原上的第二代伊朗系霸主库曼人:影响力保持至今的东欧半游牧集团哈扎尔帝国:犹太教强权与南俄草原的突厥化先锋库曼人:影响力保持至今的东欧半游牧集团佩切涅格:转瞬即逝的突厥化南俄草原霸主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 左手网 立场

喜欢就转发朋友圈吧!

你的每次转发朋友圈,我都认真的喜欢!!!

发表评论

左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