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医谈首例新冠肺炎病例解剖结果 同济医学院法医系教授刘良近几天将公布

刘良是同济医学院法医系教授,他在16日完成第1例新冠肺炎逝者遗体解剖。因属“烈性传染病”,这次解剖曾迟迟无法进行。他说,解剖是要搞清楚病毒到底侵害了什么地方、如何侵害。“我们当时鞠躬时间特别长。病人走了,但用遗体为更多人的健康铺路。他们是大爱。”

在法律政策允许并征得患者家属同意后,两例新冠肺炎逝者遗体解剖工作于16日在武汉市金银潭医院完成。

  当日晚间,参与解剖工作的法医病理学专家、湖北省司法鉴定协会会长刘良告诉中新社记者,进行病理解剖有利于明确新冠肺炎发病机制,从而更有针对性地开展治疗。

刘良介绍,当日他和团队成员及相关专家共同对两例逝者遗体进行解剖,每例耗时近3个小时,解剖病理已经送检,预计10天以内可以得出结论。

“穿着防护服、戴着面罩进行解剖工作,比常规操作要困难”,刘良介绍,对逝者遗体的解剖工作由他率领另外2名工作人员共同完成,所有参与者在工作完成后都将进行自我隔离。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作为病理专家的刘良曾先后多次呼吁对新冠肺炎逝者遗体进行病理解剖,并联合团队向相关部门递交了紧急报告,强调了病理解剖的重要性。

病理解剖在对新冠肺炎的诊治中可以发挥什么作用?刘良认为,当前对新冠肺炎的诊疗方案在不断更新,但归根结底,临床上还没有掌握这个疾病普遍规律。

刘良将医疗手段对抗疾病的过程比作“打仗”,病毒则是“敌人”。他说,“目前我们并不知道‘敌人’在哪里,以什么‘武器’进行攻击,通过什么方式才能有效遏制‘敌人’的攻击力”。

“我们的解剖工作类似‘侦察兵’”,刘良介绍,通过病理解剖及后续检查,可以在显微镜下最直观地观察到病毒在人体的分布状态,哪些器官、组织、细胞受到的损害最多,“敌人”的弱点在哪,从而为临床医生的诊断和治疗提供线索。

刘良提到,此前有研究者从新冠肺炎患者粪便中检测并分离出病毒,是否存在粪口传播,也可在解剖及病毒检测的结果中找到答案

在刘良看来,进行病理解剖是件“救命的事情”,所有工作都将尽快完成。

他表示,每一项结果出来都将及时与临床医生进行沟通,以便在临床上进行及早干预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 左手网 立场

喜欢就转发朋友圈吧!

你的每次转发朋友圈,我都认真的喜欢!!!

发表评论

左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