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格拉斯巨亏26亿什么原因?为什么亏那么多?艾格拉斯是什么游戏?

上市公司艾格拉斯公布了2020年度业绩快报。公司在2020年实现营业总收入5.87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29.19%;实现营业利润-30.29亿元,较同期大幅下跌565.1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5.86亿元,较同期下跌486.15%,由盈转亏。

艾格拉斯巨亏26亿

截至3月2日收盘,艾格拉斯股价报2.87元,涨幅2.48%。

关于报告期内营收、净利润双双下跌,艾格拉斯方面称,主要原因为受移动游戏行业发展趋势、各类超级 APP 的应用及移动互联网视频行业竞争加剧等影响,公司的移动游戏、游戏推广及移动互联网视频等业务的经营业绩出现了一定程度的下滑,业绩未达预期。

此外,公司还同时发布了关于集体信用减值及资产减值准备的公告。公告称,2020年拟计提各项信用减值准备和资产减值准备共计31.47亿元,占 2018 年经审计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的 469.86%。

在1月31日公司发布2020年度业绩预告后,深交所曾对其下发问询函,要求公司对预计计提商誉减值进行补充解释,并说明本次拟计提大额商誉减值的合理性等。

公司对此回复称,本次计提商誉减值准备涉及艾格拉斯科技(北京)有限公司等三家子公司,主营业务为移动终端游戏开发运营、移动互联网视频推广、移动游戏广告业务等。

其中,艾格拉斯科技2020年推出的游戏产品除《三生三世十里桃花》(腾讯版)、《路人超能100:灵能》外没有其他新品上线,而市场获客成本也明显增加,直接导致2020年度利润下降。

公司此前财报,艾格拉斯2018年度营业总收入为8.29亿元,较上年基本持平;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6.70亿,较上年上涨61.77%。其中,移动终端游戏在2018年营收4.95亿元,占营业总收入的59.66%。

2019半年报显示,艾格拉斯子公司艾格拉斯科技已推出《格斗刀魂》、《英雄战魂之元素王座》、《空城计》、《英雄战魂2》等移动游戏产品,同时在韩国和港澳台地区代理发行了《风之旅团》《超杀默示录》《遇见》等游戏。

Wind显示,截至3月2日,主营业务中含有网络游戏的上市公司中,共有30家公布年度业绩,其中19家盈利,如世纪华通净利润达25.51亿元、三七互娱净利润达21.44亿元、完美世界净利润为15.04亿元;而包含艾格拉斯在内的11家公司则净利润为负。

公开资料显示,艾格拉斯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2001年,以移动游戏的开发、运营和代理发行为主要业务。同时,公司也在云服务平台领域布局,为用户及其他公司提供公有云、混合云、私有云在内的云计算运营服务等。

艾格拉斯巨亏26亿背后 一场失败的“类借壳”游戏

营业收入5.87亿元、归母净利润-25.86亿元,这是艾格拉斯2020年交出的成绩单。

2015年,巨龙管业并购游戏公司艾格拉斯,置出原管业资产达成“类借壳”之后,于2017年收购游戏推广公司北京拇指玩和互联网视频推广公司杭州搜影,实现从工业到移动互联网的变革之路。

不过,北京拇指玩和杭州搜影2018年便未完成业绩承诺;到了2020年,因3家主要子公司业绩不理想,计提商誉减值28.5-32亿元,导致公司亏掉了底裤。

三大业务式微,实际控制人欠公司的债无力偿还,艾格拉斯这场失败的“类借壳”资本游戏,将如何收场?

毛利率连年大幅下降

3月2日,艾格拉斯(002619.SZ)披露2020年业绩快报,公司营业收入5.87亿元,同比下降29.19%,归母净利润-25.86亿元,同比下降486.15%。

巨额亏损的原因是,三大并购标的业绩不达预期,计提商誉减值28.5-32亿元。

截至2020年三季度末,公司商誉36.99亿元,主要来自并购艾格拉斯(22.67亿元)、北京拇指玩(2.69亿元)和杭州搜影(10.63亿元)。

此前数年,艾格拉斯也算是中国游戏行业盈利能力最强的公司之一。2016年-2018年,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5.63亿元、8.45亿元、8.29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2.14亿元、4.14亿元、6.70亿元。

游戏行业最艰难的2018年,公司营业收入、扣非净利润增长率分别为-1.87%、2.45%,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下降了41.35%。

2020年Q1开始,公司业绩开始下滑,现金流爆降至负值,这一趋势最终延续全年。

抛开商誉减值,从业务来看,公司业绩下滑的原因是:毛利率下降,但各项费用飙升。

2016年-2018年,公司主营业务互联网和相关服务的毛利率分别为98.71%、87.92%、80.31%;2020年上半年,公司主营业务毛利率73.33%,同比下降了8.50个百分点。

2020年前三季度,公司营业收入下降了4.67%,但销售费用、管理费用、研发费用分别同比增长了94.31%、38.48%、31.73%,直接影响了主营业务的盈利。

三大业务均不达标

艾格拉斯原名巨龙管业,主营业务为混凝土输水管道,2011年上市。从上市当年开始,公司就开启了业绩下滑之路。

2011年-2014年,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3.45亿元、3.08亿元、5.05亿元、3.76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5071.23万元、2398.39万元、2945.02万元、696.57万元。

急需脱困的巨龙管业,恰好遇上了游戏公司并购重组的黄金时代。

2015年3月,公司通过现金及发行股份的方式,以25亿元的对价并购艾格拉斯,增值率1522.63%。

艾格拉斯是一家以MMOPRG类型移动游戏为主营业务的公司,旗下核心产品包括《英雄战魂》、《格斗刀魂》、《英雄战魂之元素王座》、《空城计》等。

并购当年,艾格拉斯对巨龙管业的业绩拉动立竿见影,公司净利润破亿,增长超过20倍。

2017年是公司的第二个重大转折。当年,公司一边置出管业资产,原控股股东巨龙控股接手,一边完成对北京拇指玩和杭州搜影的收购。

北京拇指玩旗下的“拇指玩”平台是国内领先的安卓系统移动互联网手机游戏下载和推广平台;杭州搜影依托“拇指影吧”留存的用户拓展品牌客户及影视宣发业务。本质上来讲,北京拇指玩和杭州搜影均为流量运营公司。

公司对北京拇指玩的收购对价为3.39亿元,增值1609.64%;杭州搜影的收购价格为13.55亿元,增值1537.55%。

两家公司2016年度-2020年度的业绩承诺分别为:北京拇指玩2520万元、3150万元、4000万元、4680万元;杭州搜影10480万元、12850万元、16000万元、16800万元。

流年不利。完成收购次年,北京拇指玩和杭州搜影便未完成业绩承诺,导致公司2018年商誉减值1.19亿元。

2020年,北京拇指玩和杭州搜影的业绩未见起色。2020年上半年,杭州搜影完成净利润仅6610.48万元,远低于业绩承诺的一半。而此前的业绩支柱游戏子公司艾格拉斯,也出现了业绩下滑,最终引发巨额商誉减值。

类借壳一地鸡毛

巨龙管业并购艾格拉斯,因实际控制人并未变更,故不构成借壳上市。但公司的主营业务和核心资产变更为游戏,可认定为“类借壳”。

艾格拉斯巨亏26亿

公司第一大股东义聚投资,截至目前持股12.07%,背后正是原艾格拉斯实际控制人王双义;原巨龙管业实际控制人吕仁高家族,通过巨龙文化、巨龙控股及个人持股,合计持有上市公司股份超过义聚投资,仍为公司实际控制人。

不过,2018年8月吕仁高卸任公司董事长后,公司迎来人事大换血,巨龙系悉数退出,只保留了一个董事席位——艾格拉斯系全面上位。

实际控制人吕仁高家族,在上市公司中的存在感,只相当于一个超级投资人了。

不过,从财务角度来看,尽管吕仁高家族通过各种名目减持上市公司股份套现超过10亿元,但最终却没办法“全身而退”,反而陷入债务危机。

2017年,艾格拉斯将管业资产转让给巨龙控股,对价5.19亿元,分期付款。前两期款项合计2.66亿元已按时支付。

第三期2.53亿元本应在2018年年中支付。几度延期后,巨龙控股将付款时间定在了2020年年底。为此,巨龙控股需按6.53%的年化利率,向上市公司支付资金成本。

但是,巨龙控股再度爽约,并在2020年10月对外披露,准备转让上市公司控制权来偿还欠款。

另外,吕仁高家族控制的上市公司股份,绝大部分处于质押状态。

何以至此?斑马消费梳理后发现,吕仁高家族近年投资频繁,涉足的产业包括房地产、金融、旅游等,投资标的包括金联担保、中广电器等。

企查查显示,吕仁高的自身风险29条,全部为股权质押,关联风险高达492条,以合同纠纷居多;其子吕成浩和吕成杰情况类似,名下均数百条关联风险。

艾格拉斯现在的掌舵人王双义,日子也不好过,自己年赚过亿的游戏公司注入到上市公司,身价倍增尚未实现,便接下了一个烂摊子。公司旗下三大业务全面溃退,如何从巨亏的阴影中走出来?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 左手网 立场

喜欢就转发朋友圈吧!

你的每次转发朋友圈,我都认真的喜欢!!!

发表评论

左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