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总统带头抗议居家令怎么回事?巴西总统为什么抗议居家令

新冠疫情正在全球夺去越来越多的生命,另一方面失业的贫困家庭也在苦苦挣扎,是继续隔离抗疫还是解除限制恢复经济?这是眼下许多国家面临的艰难选择。美国和巴西就是矛盾最严重的两个国家。

巴西总统支持抗议者:不戴口罩,不时咳嗽

巴西多地近期爆发反对居家隔离的示威游行,当地时间19日,一向反对隔离措施、将新冠肺炎称为“小流感”的巴西总统博索纳罗游行当中。有媒体称博索纳罗没戴口罩,在向支持者喊话时还咳嗽了数声。令人担忧的是,上月他访问美国后,代表团中多人新冠病毒检测阳性巴西国会上周下达“最后通牒”,要求博索纳罗交出自己的检测结果。

博索纳罗的支持者希望无限期中止国会,并陆续颁布一系列法令增加总统和军队的权力,强化新闻审查制度。博索纳罗并未对此做出直接回应,而是号召民众“为国家而奋战”,让民众信赖的总统去做需要做的事。

博索纳罗此前曾多次公开带头反对居家隔离政策,要求恢复经济运行。为此,他上周还解除了卫生部长曼代塔的职务,曼代塔一直主张按照世卫组织的建议保持社交距离。3月下旬,博索纳罗曾发布命令,禁止各州限制人们活动,并取消要求教堂遵守卫生条例的规定。但这两项命令很快被联邦最高法院推翻。最高法院称,地方州市有权决定各自地区的防疫政策,总统无权干涉。

的确,巴西经济状况不容乐观。美国《外交政策》20日的文章称,巴西3月份失业率达到11.6%,据估计,这个数字可能在未来两个月内翻一番。更糟糕的是,超过41%的巴西劳工是非正式工人,在严格的隔离条件下,他们没有办法上班挣钱。 

总统支持者高喊“人民不能被饿死”,国会和地方政府则主张“赢下对抗新冠病毒的战争”,巴西国内的“撕裂”正在加深。

巴西新闻网站“G1”报道,针对示威者要求军事干预的做法,巴西国会众议院议长马亚批评称,捍卫独裁就是激发混乱,为了赢得“对抗新冠病毒的战争”,必须有“秩序、民主、纪律和团结”。在一封公开信中,巴西20个州的州长联名支持国会两院在抗击疫情时的表现,“巴西人民的健康和生活必须远远高于政治利益,特别是在当前危机时刻”。

截至当地时间4月20日14时,巴西全国共确诊新冠肺炎病例40581例,全国累计死亡病例2575例,是拉美国家中疫情最严重的。然而实际情况可能更糟糕,《圣保罗页报》称,据高校研究院所和卫生机构专业人员联合研究显示,一周前巴西实际的感染人数或已达确诊人数的12倍,超过30万人。

“G1”称,目前多个州的重症病房已经一个床位都不剩。在圣保罗市,已有1300多名医院员工因确诊感染病毒隔离N95口罩防护服、护目镜等物资奇缺。巴西卫生部呼吁民众在家自制口罩,将专业口罩留给医生。在巴西的新闻节目和视频网站中,经常有人手把手教民众如何自制口罩防护面具。

巴西也是拉美国家的缩影。据官方统计,19日,拉美地区确诊病例已突破10万,死亡病例大约5000例。法新社称,整个拉丁美洲的感染病例一直在稳步上升,并且该地区几乎没有发达国家那样的卫生基础设施。路透社日前提到另一个不利因素,南半球正告别炎热,很快迎来冬季,这对巴西阿根廷和智利等国来说可能意味着更多挑战。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日前也发出可怕警告,称该地区正面临自上世纪50年代有数据记录以来最严重的衰退,预计2020年经济将收缩5.2%。拉美可能经历新一轮“失去的十年”。

特朗普声援抗议者,全美至少四州官宣逐步开放

截至当地时间20日,佐治亚州、田纳西州、得克萨斯州、佛蒙特州已宣布将开放部分经济设施,特朗普表示多数州可于5月1日前重新开放。

近日,包括密歇根州、明尼苏达州等美国多地都出现了反对当地政府实施“居家令”的抗议活动,而特朗普则17日连发三条推特以示支持。他分别写道“解放密歇根州”、“解放明尼苏达州”、“解放弗吉尼亚州,拯救你们伟大的宪法第二修正案(即公民有持枪权)。它正在受到封锁。”

随后,在当地时间18日举行的白宫疫情新闻发布会上,特朗普继续为多地反对“居家令”发起的抗议活动进行辩护。“我只是觉得现在有些州长有点忘乎所以了。”特朗普对一些下令实施“居家令”的美国州长做出这样评价。

美国各地的抗议活动组织者大多是保守派、特朗普支持者和支持枪支的活动人士。但许多抗议者并不属于某个组织,只是因隔离令导致他们失业而愤怒。据美国劳工部最新数据显示,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美国已有超过2200万人失业,为历史最高纪录。

再来看看美国疫情情况。据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数据,截至北京时间4月21日6时30分左右,美国累计确诊782159例,死亡41816例。虽然新增病例数有所放缓,但总体疫情仍不容轻视,日前一美国研究机构对街头民众展开新冠病毒检测显示的结果或许能够说明一些问题,这家机构马萨诸塞州的街头随机选取了200人,对其进行新冠病毒检测。结果发现,近三分之一参与者的新冠病毒检测结果都是阳性,且多数为无症状感染者。

除了失业率疫情情况这些现实矛盾,特朗普反对居家令或有其他考量。美国政治新闻网Politico评论称,保守派团体对居家隔离导致的美国经济“刹车”倍感挫败,而经济又是特朗普争取连任的最大卖点。

复工复产其实也并非不可,但需要谨慎推进,并且需要良好的核酸检测条件。华盛顿大学卫生计量与评估研究所所长克里斯托弗·默里表示,在没有充分开展核酸检测以及追踪患者和密切接触者等措施的前提下,过早解除限制社交距离的措施,将会导致确诊和死亡病例数再次激增。

阿根廷成为第一个倒下的国家?

今日网络热传阿根廷成为首个受疫情冲击“倒下”的首个国家。

当地时间4月19日,阿根廷经济部长古斯曼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阿根廷处在“事实违约”状态,目前无力偿还债务,所以才会提出全面的债务重组。他在讲话中强调,阿根廷已经在执行一项“假设没有外部信贷的计划”。

此前的当地时间4月17日,阿根廷政府向阿根廷主权债券债权人提出债务置换方案。古斯曼当日指出,在给私人债券持有人的提案中,政府已经寻求“本金和利息扣除的最佳组合”,未来三年内阿根廷不会偿还任何债务,但在2023年会支付0.5%的息票。按照纽约法律,这笔息票相当于3亿美元

古斯曼强调称,“该提案被接受就解决了一个问题。如果没有,我们认为是处在一个事实违约的状态,对此我们有一个计划, 那就是阿根廷不再接收外部贷款。这并不是说要停止接受,而是无法获得,我们也不认为会获得外部贷款。”

阿根廷政府4月15日已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文件,拟发行516.52亿美元的新债券。

据古斯曼介绍,IMF认为阿根廷至少需要5年不偿付外债,才能恢复其外汇储备。与此同时,政府还在与IMF谈判一项新的协议,以偿还上届政府获得的440亿美元贷款

根据阿根廷政府的债务重组提案,阿根廷在海外的债务共计662.38亿美元

其实,在疫情之前,阿根廷经济状况就已经不容乐观。阿根廷号称国际资本市场的“违约之王”,在独立后共出现多次债务违约或重组。政府开支庞大、财政赤字激增以及大幅对外举债,是阿根廷屡次爆发债务危机的重要原因。新冠肺炎疫情只是成为这一次压倒阿根廷的最后一根稻草。虽然阿根廷累计确诊数在南美洲并不靠前,但在全球经济衰退的背景下,国际资本大幅流出,阿根廷金融市场及比索汇率雪上加霜,外汇储备持续缩水,多种风险相互叠加最终将阿根廷再次推向破产边缘。

可见,此次疫情也是各国经济医疗卫生状况的体温计,不发达地区可能要经历一个前所未有的“寒冬”。无论舍弃健康还是经济,普通民众都会受到损害,这道选择题并不好做。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 左手网 立场

喜欢就转发朋友圈吧!

你的每次转发朋友圈,我都认真的喜欢!!!

发表评论

左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