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中小企业 开工违法不开工等死

新型冠状病毒还在蔓延,学校延迟开学,企业延迟开工。

在感染病毒的人们遭受生离死别、甚至家破人亡的痛苦的同时,中小企业也惨遭重创,挣扎求生。

一些企业因为迟迟不能开工,甚至有濒临破产的风险。

另一方面, 如果企业不顾疫情强行开工,企业主还将面临被判刑的危险。

餐馆打广告出售库存年货,呼吁员工放弃工资“共渡时艰”

这是距离疫情爆发中心武汉600多公里的安徽一个小城的一家连锁餐厅。这家餐厅在疫情爆发前经营得非常红火,但是因为武汉疫情,这家餐馆不得不在年前打广告出售为过春节(黄历新年)储备的食材。

星期三(2月5日)记者打电话询问时,餐厅的服务员告诉记者,食材刚刚出售完。餐馆要等到正月十五(2月8日)之后才能恢复营业。

为了遏制武汉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的蔓延,多个地方延迟企业复工时间。据媒体的报道,截止2月2日,湖南、广东、上海、重庆、江苏、浙江、河南、河北、山东、安徽、贵州、云南、福建、辽宁、内蒙古等19省份区域内企业复工时间不得早于2月9日24时,吉林不得早于2月2日24时,湖北不得早于2月13日24时。

小城餐厅的负责人在微信朋友圈里发了一封请愿书,向连锁餐厅的董事长请愿自动放弃“2020年1月份及企业停业期间的薪酬。与企业同艰苦、共患难”。

这位负责人还呼吁他的同事一起放弃这个时间段的工资。从请愿书上看,已经有16人同意放弃一月份以及企业停业期间的工资了。

费强在一家洗车行工作,是自己表弟的公司。因为到2月9日才能开工,他估计他自己拿不到工资了,不过,他表示理解。

他说:“因为老板没有开工,也没有赚钱,总不能从自己的腰包里拿钱给我吧”。

中、小企业面临现金流不足、关门的风险

这两家小企业只是中国4300万中小企业中的两个不起眼的代表。甚至一些更大的企业因为这场疫情也面临危机。

西贝莜面村是一家餐厅连锁企业,在中国60多个城市拥有400多家连锁店。西贝餐饮董事长贾国龙近日在接受“投中网”采访时表示,西贝400家门店基本都基本停业,只保留100多家外卖业务。

但是外卖的量非常小,只是正常营收的5%至10%。预计春节前后一个月时间将损失营收7至8亿元人民币。

贾国龙告诉投中网,让他更忧心的是,2万多员工目前不能上班,但按照国家政策规定工资要继续发,一个月支出就在1.5亿左右。

他说,倘若疫情在短时间内得不到有效控制,西贝账上的现金撑不过三个月。

不仅是餐饮,航空、旅游、娱乐、物流运输以及批发零售等传统服务业都遭受严重打击。收入呈现断崖式下跌。

据恒大研究院估算,受疫情影响,2020年新年假期七天,电影票房、餐饮零售、旅游市场三个行业的直接经济损失超过1万亿元人民币。

肖扬在长江边上的一所小城里经营一家网络游戏企业。因为疫情期间,民众无法出门,对他来说,甚至是个利好的消息。他的企业几乎没有遭受到疫情的影响,还有些盈利。

小企业面临房租、贷款、银行利息以及员工工资等各项必须的支出,如果再不营业,很可能就会倒闭。

他说:“小型餐饮如果成本控制不好会关门。虽然有万达这样的公司宣布要放弃房租,但是银行的利息还是要计算的。大部分的中小型企业账面现金流不足以支撑长时间没有收入的状况。”

肖扬提到的万达是中国最大的商业地产运营商之一。

1月28日,万达集团宣布,将对所有商户自1月24日至2月25日时间内的租金、物业费实行全免政策。

后来,其他的一些地产企业也有跟进。长沙、广州、苏州等地的房地产租赁协会呼吁会员们减租。

在武汉病毒爆发前,中小企业已经面临融资难的问题。一旦中小企业出现问题,这将给已经发展放缓的经济带来更大的威胁。

据报道, 中小企业贡献了超过一半的税收、三分之二的经济产出和百分之80的城市就业机会。

西贝餐饮董事长贾国龙在采访中就提到,仅是餐饮业,就提供了三、四千万的就业机会。

担心订单流失,提前复工,却有可能面临监禁

与服务业相比,制造业受疫情的冲击相对较小,但也面临长期压力,比如,企业主担心停工太久,订单流失等。

1月31日,有网友说,自己朋友的父亲在东南沿海地区某省的省城经营一家中型的制造业加工工厂,大约有四百个工人。朋友父亲因为担心完不成订单,表示无论疫情多么严重,在正月初九(2月2日)必须开工。

然而,根据法律, 如果提前复工引起了新冠肺炎的传播,企业要承担相应的法律后果。

根据刑法:第330条 妨害传染病防治罪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引起甲类传染病传播或者有传播严重危险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后果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

武汉肺炎被国家卫健委纳入乙类传染病,但采取的是甲类传染病(鼠疫、霍乱)的预防、控制措施。

而且已经有企业负责人因为提前复工被拘留的报道。

据《大河报》的报道, 2月1日,江苏南通市通州区东社镇五马路村一家纺织厂的负责人被拘留,原因是通州区有关当局发现该厂有三名员工提前复工在车间赶制货物。

据报道,车间负责人知道有延迟企业复工的相关通知,但因年前有一批货物没有做完,所以叫了部分工人复工希望可以早点赶制完工,涉嫌违反了《江苏省政府办公厅关于延迟企业复工的通知》。

2月2日,这位负责人因为拒不执行紧急状态下的决定、命令被通州区公安局处以行政拘留五日的处罚。

这也是全国首例因为提前复工被行政拘留的案例。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 左手网 立场

喜欢就转发朋友圈吧!

你的每次转发朋友圈,我都认真的喜欢!!!

发表评论

左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