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托罗拉控告海能达窃密 胜诉获赔7.65亿元

摩托罗拉解决方案赢得了一场价值7.646亿美元的官司。它对竞争对手海能达窃取其在双向无线技术方面关键商业机密的起诉,在芝加哥得到了联邦陪审团的支持。海能达表示将提出上诉。

据彭博社报道,陪审团裁定摩托罗拉应获得3.458亿美元的补偿性损害赔偿金和4.188亿美元的惩罚性损害赔偿金——摩托罗拉要求的全部金额。

经过长达三个月的审判,陪审团在两个半小时的讨论后作出了这个决定。摩托罗拉的律师表示,他们将寻求一纸阻止海能达无线电话在美销售的禁令,以终止该公司进一步使用其商业机密和受版权保护的源代码。

这起案件是美国公司指控中国公司挖走员工并利用窃取的技术开发新产品的最新案例。美国官员认为,其总体目标是帮助中国从世界工厂转变为经济超级大国。

摩托罗拉首席执行官格雷格·布朗(Greg Brown)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这一裁决是“摩托罗拉解决方案的巨大胜利”,“海能达只是从我们世界一流的工程师的辛勤工作和创新中获利”。

海能达否认窃取技术,并表示自己开发了无线电话。

“海能达对海特拉对陪审团的裁决感到失望。”海能达发言人说,“海特拉尊重陪审团的意见,目前正在考虑寻求所有的上诉选择。”

一天前,美国检察官在纽约指控另一家中国公司华为敲诈勒索,称这个价电信巨头数十年来一直试图窃取美国技术以建立自己的业务。

摩托罗拉与海能达之争的核心是无线对讲机的数字无线技术,这对公用事业工人、建筑工人和教职人员来说至关重要,他们需要在危急时刻保持联系。陪审团裁定,海能达窃取了摩托罗拉的商业机密,侵犯了摩托罗拉的版权。

摩托罗拉表示,该公司花了数十年时间开发下一代双向通信技术,但在美国监管机构下令转向数字技术后不久,海能达就推出了一款类似的产品。

这家总部位于芝加哥的公司宣称,海能达的优势来自于雇佣摩托罗拉的工程师,以及获取摩托罗拉的数千份专利文件。

摩托罗拉无线电话的前经销商海能达承认,聘用工程师是个错误,但表示自己开发了无线电话。该公司指控摩托罗拉利用诉讼、专利和市场力量排挤竞争对手。针对摩托罗拉的反垄断案件正在芝加哥等待另一位法官的裁决。

摩托罗拉称,被窃取的机密包括免提通信、定位功能、遇险人员紧急警报,以及将电话用户连接到一组无线电话用户中的方法。

知识产权纠纷

据悉,摩托罗拉系统在2017年向法庭发起诉讼,称海能达窃取了其技术。诉讼于2020年11月6日(北京时间11月7日0时)在美国伊利诺伊州法院开庭。在庭审阶段,摩托罗拉系统控诉其前雇员曾担任双重间谍,在数字无线对讲机技术方面帮助了其竞争对手海能达。

摩托罗拉系统称,这位前雇员是海能达在2008年聘请的三位摩托罗拉工程师之一,他在摩托罗拉系统工作期间下载了数千份机密文件。摩托罗拉系统的律师Adam Alper在审判时称,海能达是故意窃取摩托罗拉系统的机密信息的,并将该相关技术用在了其所生产的产品上。

他对陪审团表示,摩托罗拉1998年发明了无线对讲机技术,十年之后的海能达仍然没有追赶上它的技术,为此以60万股海能达股份的承诺吸引了被指控的摩托罗拉前雇员。该员工在离职之前,花了三个月的时间下载文档和源代码并携带出公司。在此期间,海能达还在摩托罗拉不知情的情况下向这名员工支付薪酬。

海能达的辩护律师Michael Allan对此提出抗议,并表示海能达有自己的设计原型,并且在雇佣这些摩托罗拉前雇员之前已完成了75%。他表示,摩托罗拉系统没有在这些员工离职时就立即起诉,而是等到海能达的产品获得成功后才提起诉讼,目的是为了获得更多的赔偿金。他还认为,摩托罗拉系统希望赔偿追溯到海能达2010年至今所销售的每一部无线设备。

天价赔付背后

在此次天价赔付的背后,不仅是关于知识产权的纠纷,更有双方在专网市场上的激烈对决。

2011年,摩托罗拉系统公司从摩托罗拉公司拆分出来,主要从事集群通信业务。作为市场的“启蒙者”,其在各种领域均处于领导地位,核心市场是公共安全政府机构和商业企业。

海能达则成立于1993年,从一家小民营企业逐步成长为全球领先的专网设备和解决方案提供商,为全球政府、公共安全、轨道交通、能源等行业客户提供智慧融合的专网解决方案。语很多国内企业不同,海能达很早就开启了全球化之旅。早在2000年就进入了美国市场,2004年成立海能达美国子公司。

同时,海能达还在资本市场上不断出击。2012年,海能达并购了德国罗德施瓦茨PMR公司,获得了Tetra系统解决方案技术;2013年并购了鹤壁天海电子切入军工专网;2017年完成对赛普乐(Sepura)以及诺赛特(Norsat)的并购,提升公司Tetra产品竞争力,同时借助赛普乐的品牌效应和销售渠道拓展欧洲和美洲市场,增强欧洲、美洲市场销售能力。

不断进击的海能达,开始给摩托罗拉带来巨大的压力。2015年3月,海能达中标荷兰价值9000万欧元的公共安全订单开始,就遭到了KPN、摩托罗拉系统和Koning&Hartman组成的联合投标方(简称KMK)在法定期限内发起的诉讼。不过最终在当年6月,荷兰海牙法庭判决KMK为败诉方,海能达获得胜诉,相关网络最终在2017年全部完成安装。

围绕着知识产权保护和是否滥用垄断地位,双方进行了反复拉锯战。摩托罗拉认为,海能达侵犯了自己专利,要求海能达进行赔偿与限售;海能达方面则分别在中国、美国等地对摩托罗拉发起诉讼,指责摩托罗拉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海能达认为,摩托罗拉系统公司蓄意、主动通过非法反竞争行为,阻止美国专网通信市场的自由竞争:利用其在公共安全行业的主导地位,阻碍更新的、价格更合理的技术进入美国;维持高于其他自由竞争市场的价格,向美国客户收取畸高费用,并攫取巨额营收。

回到集群专网市场,摩托罗拉作为市场的“启蒙者”,在专利积累与布局方面,的确是比国内民族企业要有先天优势。作为市场的后进入者,海能达并不是不承认他们的专利成果,而是希望按照FRAND的原则,来共同繁荣市场,繁荣产业链,给用户更多的选择。

但此次判决的结果,让我们看清了一点,那就是要加快技术演进的步伐,加大核心技术的研发投入力度,让那些已然过时的技术和技术拥有者们,活在上个世纪吧。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 左手网 立场

喜欢就转发朋友圈吧!

你的每次转发朋友圈,我都认真的喜欢!!!

发表评论

左手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