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疫情冲击中国制造业 亚洲供应链大洗牌

日媒引述专家分析认为,这种局面可能导致亚洲制造业格局会重新洗牌。

多家跨国公司正在或正考虑转移生产线

据《日经亚洲评论》报导,日本重化工业产品制造商小松制作所(Komatsu)所需的零部件是由该公司在中国的工厂和在中国的外部合作伙伴供应。小松目前正在把用于车身的金属部件和线束的生产转移到日本和越南。这是为了防止中国供应拖延的影响被扩大到全球。

日本的大金工业(Daikin Industries)正在考虑将商用空调的组装从武汉迁至马来西亚或其它地方。在中共当局延长了中国新年假期后,该公司在苏州和上海的工厂于周一(2月10日)部分复工。

该公司的一名高管说,如果武汉的隔离措施继续拖延下去,“我们必须将其对我们运营的影响降到最低”,压缩机等关键产品可能会在日本或泰国生产。

日本老牌运动服饰公司Asics在寻求将自己的外包生产转移到越南和印度尼西亚,此前Asics将生产一直外包给在武汉的工厂。

亚洲制造业格局或面临重新洗牌

《日经》称,尽管这些措施只是各大公司等待完全复工期间的权宜之计,但企业确实正在评估新厂址所在国家的成本是否比中国更低、更具竞争力。专家表示,这可能会引发对亚洲供应链的更根本审查。

报导称,一些专家认为,如果这些国际企业选择未来不再返回中国,亚洲的制造业格局可能会出现一个转折。

“这将是一个转折点。” 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聚焦贸易事务的高级研究员爱德华·奥尔登(Edward Alden)说。

他解释说,随着中国的工资和生产成本的上升,许多公司本已经面临着巨大的压力,需要将生产从中国转移出去。

他还补充说,美中第一阶段贸易协议,美方并没有取消大多数对华关税,因此,一些公司会认为,从中国向美国输出的产品似乎面临长久性征税,而非临时性的。

他表示,随着美国对中国技术输出贸易的审查越来越严格,再加上中国的新型冠状病毒危机,“毫无疑问,这将加速供应链从中国转移的努力”。

位于纽约的投资银行韦斯特伍德资本(Westwood Capital)的执行合伙人丹·阿尔珀特(Dan Alpert)表示,中国还有很多事情需要赶着做,需要在中国的工厂达到最高产能,弥补疫情在1月和2月所带来的工厂关闭损失。

尽管一些公司自2月10日起恢复运营,但到目前为止,很多公司只是部分运营。

根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的数据,截至周三(2月12日),全国183家汽车组装厂中约30% 复工生产。

湖北企业长期停工会影响全球供应链

疫情最严重的湖北省,各大公司是否能在2月21日按计划重新复工仍然是个未知数。该省是汽车、钢铁和半导体等行业的枢纽,长期停工可能会影响全球供应链。

汽车电路板制造大厂名幸电子(Meiko Electronics)在武汉设有最大的生产中心,其业务暂停至2月20日。这家日本公司正在考虑调整生产部件的地点,比如将生产转到在广州、日本或越南的生产点生产,这些生产点已经具备必要的认证。

对于那些只能在武汉工厂生产的产品,该公司已经让客户寻找其它供应商。

上海日本商工俱乐部本周的一项调查发现,武汉疫情已经影响受调查公司的54%的供应链。只有23%的受访公司表示,如果中国供应链长期停工,他们有替代生产或采购计划。

据彭博社周五(2月14日)报导,菲亚特克莱斯勒汽车公司(Fiat Chrysler Automobiles)因来自中国的音响系统和其它电子零件短缺,将停止在塞尔维亚的一个组装厂运营。这将是欧洲首个受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影响而停产的工厂。

美国原始设备供应商协会(American Original Equipment Suppliers Association)主席朱莉·弗雷姆(Julie Fream)警告说,鉴于汽车供应链的全球化性质和深度,汽车制造商和主要供应商的生产连续性可能会受到关注,因为该病毒会影响到供应链的深处。

日本汽车大厂日产汽车(Nissan)因受到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影响,导致零件采购困难,在周五停止了九州组装工厂的一条生产线。该线此前几天已经减少了运行工时。

一家大型汽车零部件制造商的一位高管说:“包括弹簧和塑料零件在内的数十种中国制造零件的库存正在减少。”

中国零部件的短缺也促使通用汽车下属的通用汽车韩国公司下周一(2月17日)和周二(2月18日)暂停其在首尔附近富平工厂的生产。该工厂的产品包括雪佛兰品牌的车辆。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 左手网 立场

喜欢就转发朋友圈吧!

你的每次转发朋友圈,我都认真的喜欢!!!

发表评论

左手网